<optgroup id="iv22r"><small id="iv22r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iv22r"><small id="iv22r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v22r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iv22r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iv22r"></center>
<center id="iv22r"></center>

日本福島核災8周年:清理核廠或耗5.7萬億 逾5萬災民仍等待回家

分類:國際  來源:千禧新聞網  發布時間:

日本福島核災8周年:清理核廠或耗5.7萬億 逾5萬災民仍等待回家

圖:日本首相安倍晉三11日參加日本福島核災8周年紀念儀式 /法新社

綜合共同社、NHK、路透社、新華社報道:日本福島核災11日屆滿8年,仍有逾5.2萬災民無法返家,2500多人下落不明,福島第一核電站的燃料碎片清理工作幾無進展,112萬噸含放射性物質的污水不知如何處理。目前距離日本政府定下的10年重建期的期限僅剩兩年,如此多未解決的課題意味著重建工作依舊任重道遠。

11日當天,日本各地照例進行哀悼活動。首相安倍晉三在官方紀念儀式上表示,將支援受災者恢復生活,加速重建,在3年內集中力量強化日本重要基礎設施的抗災能力。

目前距離日本政府定下的10年重建期的期限僅剩兩年,負責重建工作的復興廳也將於2021年3月關閉。當局日前表示,將探討設立復興廳的后繼組織,以便繼續推進災后相關工作。

災區人口外流30萬

日本警察廳截至8日的數據顯示,2011年的9級大地震及核泄漏事故共造成15897人死亡,還有2533人下落不明。另外,由於還有7個市、町和村的除核污工作尚未完成,屬於歸還困難區域,導致超過逾5.2萬災民疏散在外,在避難生活中健康惡化及自殺者也有3701人之多。NHK還指出,雖然政府為災民新建的房屋工程截至1月底已完成了98%以上,但住進去的高齡獨居老人產生了孤獨死的問題,去年就發生了76起,較前年增加四成。

日媒指出,災民避難長期化、年輕人出走等現象導致的災區人口急劇減少,例如受災最嚴重的福島、巖手、宮城三縣的人口,比起8年前減少了30萬人,這嚴重阻礙了災后經濟復蘇及民眾生活重建。

為省成本 污水處理不合格

與此同時,日本在處理核電站燃料碎片方面仍進度緩慢,對於如何處理核污水更是毫無頭緒。

8年前,福島核電站的三座機組的反應堆堆心融毀,負責清理工作的東京電力公司直到今年2月才派出機器人入內首次觸碰并評估燃料碎片的狀態,預計在2021年才開始著手取出碎片,整個工程可能耗時30年至40年。

關於112萬噸、948罐核廢水的處置問題也停滯不前,雖然這些核廢水已通過多核素去除設備凈化,但仍含有氚等多種放射性物質。討論處理方法的政府委員會此前提出了注入地層、埋入地下、排放入海、蒸發、排出氫元素、用儲罐長期保存這6種選項。

綠色和平此前發布的調查報告指出,當局及東電當初選擇最便宜的污水處理方式,導致仍有高達80%(75萬噸)的放射性物質濃度超出官方容許排放到海里的標準。該報告阻礙了委員會選擇作出排放入海的決定,亦遭到當地漁民的強烈反對。目前距離上次開會時間已是去年年底,具體方案的出爐時間仍是未知數。

清理核廠或耗5.7萬億

另外,《朝日新聞》報道,據日本民間智庫日本經濟研究中心估算,福島核電站的處理費用在35萬億日圓(2.47萬億港元)至81兆日圓(5.72萬億港元)之間,遠高於經濟產業省2016年公布的22萬億日圓(1.55萬億港元)的預算。其中主要分歧在於反應堆和污水的處理耗資,日本經濟研究估算最高耗資可能達到55萬億日圓。若采取成本最低的方法,即污水排放入海、核燃料碎片用水泥封存,則這兩項處理費用降到11萬億日圓(高於經產省預算的8萬億日圓)。但兩種方式不但會對生態造成打擊,還會產生核燃料掩埋地無法歸還給原來的居民等問題,屬於下下策。

數讀核災八周年

日本福島核災8周年:清理核廠或耗5.7萬億 逾5萬災民仍等待回家

日本核污染去除狀況

日本福島核災8周年:清理核廠或耗5.7萬億 逾5萬災民仍等待回家

災區企業經營難 官方主導復蘇臨極限

據《日經新聞》報道:在災后重建的8年內,由於政府投入巨額款項,災區基礎設施建設和住宅重建取得一定成果。不過在沿海地區,定居人口仍在持續減少,企業復蘇的腳步開始放緩,官方主導的復興迎來極限。

日本政府為了鼓勵企業留在災區,提供了減免債務、提供占投資額四分之三或八分之七的補貼等豐厚支援。很多受災企業借助公共資金恢復經營。但當局的做法也是雙刃劍,許多企業利用補貼進行了超過自身能力的設備投資,導致無法償還債務。對使用補貼感到后悔,從事冷凍食品制造的Yamatomi公司的社長千葉雅俊如此表示。2015年,該公司斥資15億日圓(約1.06億港元)引進了新工廠和加工生產線,投資額的八分之七來自國家的復興相關補貼。不過,該公司目前的銷售額與地震前相比減少一半。企業自身借入的2億日圓(約0.14億港元)債務成為沉重負擔。

宮城縣的水產加工企業也曾對申請補助感到猶豫,但地方政府游說稱,只有現在才有補助。很多企業押注經濟重建,啟動了設備投資,但銷售額并未復蘇。日本東北經濟產業局的數據顯示,在受災企業中,銷售額恢復至震前水平的僅為46%。恢復損壞的工廠設備需要較長時間,在這期間失去了很多客戶。有的企業表示,(客戶)沒有在恢復營業之前等我們數年時間。

福島奶農:要把消失的乳牛養回來

日本福島核災8周年:清理核廠或耗5.7萬億 逾5萬災民仍等待回家

圖:福島縣葛尾村的牧場主佐久間哲次/中央社

據中央社報道:在核災過去8年后,離高輻射量的歸還困難區域很近的佐久間牧場已重新營業,目前大約飼養52頭乳牛,今年1月開始生產生乳。牧場主佐久間哲次表示,要把震災后消失的130頭乳牛養回來。

福島縣葛尾村的佐久間牧場離歸難區的直線距離才500米。佐久間說,在福島核災前,牧場飼養130頭乳牛,每天出貨的牛乳2700公升,但核災改變了一切。災難發生3天后,葛尾村長便決定遷村。由於避難指示直到2016年6月才解除,曾經有約1500人的葛尾村,目前只剩約400人,其中7、8成是老人。

人手不足、村民高齡化,加上謠傳中傷,讓人感覺福島的酪農業似乎前途暗淡。但佐久間表示要多靠科技,才能振興農業。他認為,危機就是轉機,他不只要把130頭乳牛養回來,還想擴大事業養300頭乳牛。佐久間在去年4月與家人返鄉,9月買了8頭乳牛重新飼養,牛舍時隔約7年半后終於有了牛只。

去年10月至12月,佐久間牧場的乳汁一共進行了16次檢查,終於獲得政府批準出貨。今年1月11日,牧場終於盼到有生乳收集車來收貨。佐久間說,去年4月起村里的學校恢復上課,自己牧場的生乳所制的牛奶供應學校營養午餐,自己的孩子就可能喝到。

相關內容

云南11选5app